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朱茵不为人知的另外一面

关于婚姻

关于朱茵的婚姻,当初在港媒的报道里简直要怒其不争,标题范本是:“朱茵下嫁穷Paul”。屋舍偏远,开平价车,甚至,女明星亲自遛狗、做家务,每个生活细节都是原罪。

但显然朱茵并不这么认为。她的评价标准只是相爱相守。

大众关注的“女明星是否通过婚姻实现阶级跃升”,但根本不在朱茵的考虑范围内。“金钱够用就好了,不需要多到害怕别人惦记的地步,或者不知道怎么花,够用就已经是最富有。”

在一部分人的配对观里,在各个方面,并非朱茵应当选择的、“门当户对”的男神。在他们的关系初露端倪时,很多媒体表示惊讶,金星因此发问:“是因为(黄贯中)太丑了吗?”

朱茵当场抗议:“我觉得他很帅的!”在她心里,他的任何一个指标,都是满分。

关于事业

事业上也一样,《大话西游》之后,朱茵无论尝试什么角色,在内地观众眼里都会被拿来与紫霞对照。近年来她产量下降,曝光集中在上综艺、拍续集,更是被认为有不断消费观众对紫霞的感情的嫌疑。

但以她的理解,自己的表演能力是不断进步的。“我会觉得紫霞演得好、很立体,也很开心大家能喜欢。但我不觉得她是我演艺的高峰。演员需要历练,我以前可能有想表达的东西,但出来没那么得心应手。现在可以演出更多的层次。”

至于观众看没看到、喜不喜欢,已经不是演员这个“很被动的行业”能考虑的。甚至她玩笑称,观众如果没有看到她在紫霞之外的成绩,是“没有缘分”。1999年她被提名金马奖影后,2011年被提名艾美奖视后,“都是紫霞以后的事。”

但在我们看来,那更可能是,大众对作为紫霞、作为前任、作为女神的朱茵的兴趣,远高于对作为演员的朱茵的兴趣。所以20多年过去,她发唱片,演舞台剧,身边人已经从男友升级为老公,并且多了一个女儿,人生的篇章早从少女翻到了中年,然而新片宣传的采访里,仍然避不开对当年直截了当或者影影绰绰的好奇。她如果回答,会被批评消费过去,沉默或回避,也能被不同观者阐释出不同的意味。

朱茵说,别人无论说什么自己控制不了,所以她定的目标都只会定在自己身上。

现在已经48岁的朱茵,再次给自己找来了新的挑战,她变身成了一名创业者,在拍摄影视剧、综艺节目之外,朱茵做起了老板,入股了一个品牌“每日既白™”,主打产品“每日既白™葡萄固体饮料”对人抗糖抗氧化、淡斑祛痘、亮肤去黑等均有效果。她想在商业上挑战自己的能量。同样,不在乎外界的眼光,因为她知道自己想做的是什么。

独立女性的骄傲

朱茵出生在1971年——对一个香港女性,这不仅是交代年纪。在这一年的香港,《大清律例》被废止,纳妾不再合法;义务教育开始实行,孩子无分性别都必须接受教育;同时,随着香港经济起飞,越来越多的就业机会开始接纳女性——如果很长时间来,香港精英女性给人的普遍印象是经济独立、个性自由、自我强大,那么,这一年或许可以被视为原点。

中学时对朱茵影响颇深的是一位港大毕业的女老师,鼓励她自由表达观点,朱茵喜欢上舞台剧、加入学校戏剧社,也有这位老师的推动。喜欢的作家是亦舒和三毛,为她普及了自己掌握经济权和选择权的必要性。

而早年间,她在TVB的偶像是郑裕玲——被周润发评价为“见过的最聪明的女人”,特别明白自己要什么:不结婚不生子,努力做事业女性,自己挣钱,买花也好,买楼也好,全凭自己高兴。

因为长得好看,朱茵从小爱慕者不绝,然而她对待爱情的态度认真而自矜。追求者众多不给她虚荣心满足,只带给她麻烦:需要小心回避各种明示暗示。入行以后,往来皆是帅哥,“能合作我好开心,但对方追我,我不会接受。”至于豪门,从小被父母告诫“一入豪门深似海”,长大后信奉“钱自己挣、花自己买”:“靠取悦男性,比较谁能够吸引男性、谁得到更多的花,根本就是对女性的贬低。”

46岁的朱茵和18岁相比,最大的差别是什么?

朱茵说,18岁的时候,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任何东西都很新鲜,加上年轻,觉得都可以尝试一下。现在她觉得自己已经有最好的了,就根本不需要看别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