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为什么低氘水被称为生命之水?

成人体内将近60%的成份为水,水可以说是人的生命之源。

冰川水又称低氘水(DDW),在一切自然水体中都含有氢的同位素氘,不管氘含量多少,对生物都是有害的.水中正常的氘含量虽没有明显的危害性,但只要正常的水中稍微脱去一部分氘,对人体健康的作用都无法估量,故科学家把含氘量比正常水少的冰川水称为“生命之水”。

研究表明,喜玛拉雅地区、俄罗斯的高加索、安第斯的威尔卡班巴等长寿村的氘浓度都比普通的水低10-15ppm,被称为超轻水。虽然这些地区日照长、太阳辐射高,但很少有皮肤癌等恶性肿瘤发生。饮用超轻水可以保护DNA免遭破坏,促进DNA修复。

水中含氘量的多少对生命体的生存发展起了决定性作用。

低氘水与DNA修复

早在1974年,氘就被认为是一种导致衰老的因素。一个重要的理论认为:氘可以改变参与DNA反应的酶分子的形状。国外学者Griffiths在《氘在衰老和其它生物机制与过程的引发与发展中的可能作用》一文中提出了这个概念。

人体内每天发生了无数次化学反应,而氢键作为最普遍的化学键,几乎参与了生命体内所有的反应和构成,也是遗传物质DNA的基本化学键。DNA掌控着分子系统的秩序和节奏,其损伤,变异和退化是衰老,癌症和免疫失调的根本原因所在。

氘与氢的化学物理特性有一定差别,氘化学键比氢键的断裂速度慢6到10倍,相关化学反应速率大大降低,DNA转录复制中的随机错误一旦发生在氘键上,就很难被DNA修复酶纠正。也就是说,假定DNA转录复制过程中发生随机错误的概率稳定,氘键替代氢键使得弥补错误的有效性和及时性降低。

凡是发生的错误会更容易保持和传递,细微的差别最终造成迥然不同的结果。这也是氘的危害性的表现。

低氘水与人类长寿

诺贝尔化学奖得主PeterAgre和RoderickMackinnon发现,细胞膜存在着水通道,但这个通道非常狭窄,只有2纳米(1纳米等于百万分之一毫米),惟有小分子团水才能顺利通过。所以,不是所有喝进去的水都能被细胞吸收。

自然界中很多水由于污染等原因,变成了分子团大、活性低的“死水”。而低氘水采用特殊的制造工艺,经O-17核磁共振分析证实,其分子团比一般水小50%以上,溶解力要比一般纯水高30%以上,具有更强的活性,更容易被细胞吸收。

巴基斯坦著名的长寿村罕萨(HUNZA),该村居民百年长寿者众,几乎没人得癌症、心脏病、血压异常等现代人常见的疾病,据说当地有900年都没人得过癌症,他们也因此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健康的民族,这种现象引起各国科学家的关注。

最终经调查,当地的日常饮用水以及作物浇灌,均来自周边的数座冰山融水,这些冰山融水的氘含量均低于133PPM,远低于平原地区的150PPM和赤道地区的155PPM,由此证明了超轻水的神奇作用。

低氘水,英文名叫:deuterium depleted water,简称DDW,是完全无毒无害的。一般正常的人也可以喝,只是价格比普通水要贵。

值得注意的是,低氘水并不是没有“氘”,只是水里面氘的存在量很少很少而已。 低氘水对于人类的健康具有重要意义。

低氘水与辅助抗癌

Dr.Gabor Somlyai 高博·索姆利艾是第一位研究低氘水与人体细胞的生物博士学者,他在90年代初期进行了最广泛的氘消耗临床试验,其数据发表于1998年,在论文《氘耗竭的生物效应》及其2001年出版的《抗癌》一书中。

他于1990年开始用低氘水对癌症、糖尿病等疾病患者进行大量的临床研究,揭示了低氘水抗癌效果的分子机理,发现低氘水能抑制肿瘤细胞生长,制约肿瘤细胞的分解复制,最后导致肿瘤质量减少,在有些情况下甚至全部覆灭,是一种全新的原创达到阻止肿瘤细胞成长的新疗法。

Somylai的双盲临床试验首先显示,氘水几乎没有任何副作用,其次,他的测试组的生存能力明显优于对照组的癌症患者。他表明,消耗氘水是常规放疗和化疗的极好的补充佐剂。

在1992年10月至1999年春季期间,Somylai博士及其团队管理了约350吨贫氘水,获得了大约1,200项专利,产生了超过12,000页的书面记录。目前,2019年,索米莱岛有2222例贫氘水案例研究。

他的开创性工作使匈牙利成为氘消耗研究的重要中心。

目前研究表明,低氘水抗肿瘤的机制主要分为三个方面:

1.调控肿瘤细胞的细胞周期

研究认为,当细胞内的D/H比值达到一定值后,可触发细胞周期调控系统,引起细胞分裂。因此,改变细胞内D/H的比例,可能使肿瘤细胞有丝分裂所需要的条件发生改变,从而抑制肿瘤细胞增殖。已有研究发现,肿瘤细胞经过低氘水培养基处理后,细胞内的蛋白受到调控,肿瘤细胞受到抑制。

2.调控肿瘤细胞的凋亡

细胞凋亡是通过启动细胞自身内部的死亡机制而产生的一种细胞死亡方式,细胞凋亡的失调在肿瘤的发生与发展中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P53基因被认为是肿瘤的抑制基因,参与着肿瘤细胞的凋亡调控。研究发现,低氘水可降低移植瘤裸鼠的原癌基因和上调抑癌基因P53基因的表达,诱导肿瘤细胞凋亡。

3.DNA损伤机制

20世纪初,不少研究者提出生物体内氘的含量与机体衰老密切相关。某些酶和蛋白在DNA复制与修复过程中以及氢键的形成中起重要作用。研究表明,氘可以在DNA的螺旋结构中置换氢原子,促进衰老以及肿瘤的发生,而这种影响一方面通过推进DNA双螺旋结构断裂和替换,另一方面通过使核糖核酸排列混乱,甚至重新合成,出现突变。

总之,低氘水可以活化人体细胞功能,延缓机体衰老,增强机体免疫力,促进血脂溶解等,为战胜癌症提供良好的基础条件。

低氘水作为被科学广泛认可的“生命之水”,长期饮用可以预防疾病、延缓衰老、活化机体免疫细胞、特别是对某些癌症等疾病的辅助治疗,是近年国外核医学领域和水生理学领域对低氘水应用研究的重大突破。

1. 增强人体免疫力: 提高人体 NK细胞活性值, 增强机体免疫功能。

2. 活化机体细胞、延缓老化:有效保护DNA修复酶,促进酶反应,减少生命体DNA复制之错误. 低氘环境也会降低人体黑色素生成,减少老人斑。

3. 降低血糖:人体低氘环境,促进胰脏分泌功能恢复正常,进而修正糖与脂肪的代谢紊乱,可稳定血糖,有利于糖尿病患者康复。

4. 溶解血脂: 可降低胆固醇含量及血黏度,活化内分泌系统中各种腺体细胞, 包括”胰腺,甲状腺,脑下垂体,肾上腺,性腺等。

5. 缓解便秘:活化肠黏膜细胞, 促进肠胃蠕动利于排泄,预防缓解便秘症状。

6. 提高睡眠质量: 可活化大脑副交感神经, 提高睡眠质量, 对长期失眠症状有良好的改善。

早在1995年,HYD就推出了它的第一款Vitaqua低氘饮用水。世界上第一个低氘的抗肿瘤药物,Vetera- ddw -25®宠物应用,也已于1999年在匈牙利注册。目前,有四个主要的贫氘水生产国:俄罗斯的Vividi,罗马尼亚的Qlarivia,匈牙利的Preventa以及中国的两家工厂。

到今天,氘的机理以及如何去除氘的方法已广为人知,但仍有许多东西需要学习,很多人对这一巨大发现的认识还处于起步阶段。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